400-820-0397(公司业务)400-889-4545(个人业务)
搜索

线上咨询

电话咨询

4008-200-397

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的正当合规性剖析

  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

  针对需要激励工具出资类型的虚拟股权激励,可以归纳为“企业凭据约订价格有偿授予激励工具虚拟权益的激励约束机制,激励工具享有所持虚拟股权份额对应的收益权,但不具有所出资企业的工业所有权、重大决策事项表决权”。

  虚拟股权作为众多中恒久激励方法的一种,还成为目今阶段诸多国企革新重要政策文件中明文支持的激励方法——

  国务院国有企业革新领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革新办”)于2019年中宣布的《关于支持勉励“双百企业”进一步加大革新立异力度有关事项的通知》(国资改办〔2019〕302 号)提出,“勉励非上市“双百企业”可以结合本企业实际,借鉴海内外成熟有效的中恒久激励实践经验,在本企业大胆探索立异,实施差别方法的中恒久激励”,即可以不局限于现阶段国有企业中恒久激励“3+2”政策限制的、包括虚拟股权激励在内的多种激励方法;

  在“科改示范行动”正式开始前,革新办在2019年末宣布的《关于印发百户科技型企业深化市场化革新提升自主立异能力专项行动计划的通知》(国企改办发〔2019〕2号)也明确提出,支持科技型企业建立健全中恒久激励机制,大力推行包括虚拟股权在内的中恒久激励方法,更是直接点到了“虚拟股权”之名;

  进入2020年,《国企革新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正式宣布,三年行动计划中也提出支持更多国有企业结合实际情况,灵活开展多种形式的中恒久激励,实现激励与约束相统一,虚拟股权激励同样在勉励规模之内。

实践中,接纳出资型虚拟股权方法进行激励设计的也有较多先例可寻,那么,该种情况是否正当、合规?本文拟从现有执规律则的基本逻辑或立法初志出发,对其进行正当合规性剖析。

  一、激励工具加入虚拟股权出资,是否违背《劳动条约法》?

  凭据《劳动条约法》第9条划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不得要求劳动者提供担保或者以其他名义向劳动者收取财物,不得扣押劳动者的居民身份证或者其他证件。”

  此条款适用前提为签订劳动条约时。一般虚拟股权激励计划生效实施、员工实缴出资时,均已完成与本公司签修订式劳动条约,故不属于本法条适用情形。

      且实操中,用人单位与职工建立劳动关系后,凭据本单位经营治理实际需要,凭据职工自己自愿原则向职工收取“危害典质金”及要求职工入股等企业生产经营治理行为,不属上述划定调解规模。

  综上,虚拟股权激励计划员工出资行为切合劳动规则定,不属于《劳动条约法》相关法条违规情形。

  二、激励工具加入虚拟股权出资,是否涉及不法集资?

  

  “不法集资”从刑法意义上准确来说包括刑法第176条划定的“不法吸收民众存款罪”和192条划定的“集资诈骗罪”两个罪名。另外,在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和行政规则中,对“不法集资”也有一定的界定和规范。

(一)规范操作下的虚拟股权出资,不属于“不法吸收民众存款罪”

       凭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执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最高法解释》)第一条划定,违反国家金融治理执法划定,向社会民众(包括单位和个人)吸收资金的行为,同时具备下列四个条件的,除刑法另有划定的以外,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划定的“不法吸收民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民众存款”:

  •   未经有关部分依法批准或者借用正当经营的形式吸收资金;

  •   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果真宣传;

  •   允许在一按期限内以钱币、实物、股权等方法还本付息或者给付回报;

  •   向社会民众即社会不特定工具吸收资金。

  

       未向社会果真宣传、在亲友或者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工具吸收资金的,不属于不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民众存款。

  规范操作下的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仅在特定规模内(公司内部)、针对特定工具(激励工具)吸收资金、进行宣贯,虽然不属于该条划定的“不法吸收民众存款罪”。

(二)规范操作下的虚拟股权出资,不属于“集资诈骗罪”

       凭据“最高法解释”第四条划定,“以不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要领实施本解释第二条划定所列行为的,应当依照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的划定,以集资诈骗罪治罪处分。”其中,若要认定为“集资诈骗罪”,最要害的两个要素是“不法占有”和“使用诈骗要领”。

  如何认定是“不法占有”呢?最高法解释认为,使用诈骗要领不法集资,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以不法占有为目的”:

  •   集资后不必于生产经营运动或者用于生产经营运动与筹集资金规模明显不可比例,致使集资款不可返还的;

  •   肆意浪费集资款,致使集资款不可返还的;

  •   携带集资款逃匿的;

  •   将集资款用于违法犯法运动的;

  •   抽逃、转移资金、隐匿工业,逃避返还资金的;

  •   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逃避返还资金的;

  •   拒不交代资金去向,逃避返还资金的;

  •   其他可以认定不法占有目的的情形。

  

       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在操作规范情况下,单位不具有“不法占有”性质和目的,也未使用“诈骗要领”,自然不属于“集资诈骗罪”领域。

  

(三)规范操作下的虚拟股权出资,不属于《条例》规范的“不法集资”领域

       凭据2021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防备和处理不法集资条例》划定,所称不法集资,是指未经国务院金融治理部分依法许可或者违反国家金融治理划定,以许诺还本付息或者给予其他投资回报等方法,向不特定工具吸收资金的行为。

  虚拟股权激励所获收益一般与公司经营业绩挂钩,未允许还本付息或其他兜底回报,也不属于条例规范的不法集资领域。

  综上来看,不法集资一般包括“不法吸收民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两项,配合点是针对社会不特定工具,且集资诈骗有“诈骗性质”、“虚假允许回报”等;吸收民众存款用于资本经营以外的正当的生产、经营运动的一般不认为是不法集资。

  三、小结

       虚拟股权激励实质上是一种用人单位与员工之间的特殊契约关系,因此从海内现有执规律则、国资监管政策的基本逻辑来看,作为虚拟股权激励的模式之一(拜见本系列文章《关于虚拟股权激励看法及基本形式的探讨》),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自己并不违背劳感人事相关执规律则,也不会涉嫌“不法集资”,具备正当性基础。

  虽然,上述剖析结论是基于通例操作情况(加入本系列文章《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操作要点探讨》)而言,实践中在某一企业的案例是否合规,还要视其具体情境和操作方法判断。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决定出资型虚拟股权激励合规性的重点之一是会计处理,本民众号后续会继续推出关于虚拟股权激励会计处理路径剖析的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李晓雪

中恒久激励事业部

上一篇: 下一篇:

想要了解我们的咨询效劳将如何帮到您

姓名
职位
公司
都会
企业邮箱
留言
电话
验证码

和我们一起智领中国

sitemap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凯发k8娱乐官网  凯发k8娱乐官网  凯发k8娱乐官网